[登錄] [注冊]
首  頁 關于我們 反邪動態 揭穿邪教 邪教危害 助你尋親 轉化方法 成功案例 海外之聲 科普反邪 圖書影像 留言舉報 聯系我們
您所在的位置:首頁 >> 邪教危害

邪教之害:男子身患重病卻不求醫,身亡后又遭人埋尸荒野!背后真相讓人心酸……

 

深夜報警

民警荒野尋尸

 

 

2月3日,春節假期剛過,各地還籠罩在新冠肺炎疫情的陰霾之中。與湖北只有一江之隔的江西九江,公安民警已在抗疫一線奮戰多日。

 

這天深夜,江西九江共青城市公安局刑偵大隊值班民警剛剛洗漱完畢,準備和衣休息一會,突然,“叮鈴鈴,叮鈴鈴…”,值班室內的報警電話響起,打破了深夜的寧靜。

 

值班民警一接起話筒,耳畔就傳來一個急切的聲音:“警察同志,我報案!在市工業園這邊,我發現幾個人形跡可疑,他們可能殺人啦!”

 

殺人案?電話這頭的民警心里一驚,立即將情況向大隊領導匯報。幾名值班民警迅速駕車出發,向市工業園區方向駛去。報案人所說的位置,是一處郊外偏遠荒山下。此處雜草叢生,沒有路燈,距離最近的村民居住區域也有3里多路。

 

汽車開不進小路,民警果斷下車快速搜尋。借著月光,在一處小山包附近魚塘邊的土路上,發現了兩名可疑男子。此時,他們正與附近村民糾纏“理論”,旁邊停著一輛電動三輪車,車上還有鐵鍬等工具。

 

民警立即沖上去控制住兩名可疑男子。經過初步訊問,了解到他們趁著天黑到山包上掩埋一具尸體,但在埋完尸體下山時被人發現。

 

民警兵分兩路,一隊人將嫌疑人帶回公安機關審訊,另一隊人繼續對疑似埋尸地進行勘驗。

 

由于夜色已深,光線不足,手電亮度有限,加上山包雜草叢生,當事人又講不清具體位置,警方一時難以找到埋尸地點。

 

于是,民警加緊了對嫌疑人的訊問。待再次確定方位,已是次日清早6時許,勘察民警二度進山,終于在山包上一片一人多高雜草擋住的斜坡處,找到一塊有草皮被挖的地方。新翻的黃土被雜草故意掩蓋著,隱約可見有一包東西。

 

▲埋尸山坡

 

民警迅速拿起工具展開挖掘,發現里面是一個被藍白紅相間的塑料布包著的人形包裹,塑料布上還有繩子捆著。當民警抬出那個包裹打開一看,里面赫然躺著一個下半身赤裸的成年男子,頭發較長,身上已經出現尸斑,并有明顯尸臭味。

 

 

命案背后

竟是邪教作祟

 

 

死者究竟因何而死?埋尸者是否是兇手?這背后究竟藏著什么秘密?

 

然而,審訊過程中,兩名嫌疑男子堅持說只是在幫朋友處理身后事,其他不愿再多言。值班局領導感覺這里面一定有情況,于是立即安排民警對嫌疑人住所進行搜查。結果,在其中一名嫌疑人李勇(化名,60歲,當地農民)的租住房內發現大量邪教“全能神” 書籍和資料,在另一名嫌疑人張強(化名,53歲,當地農民)家中也搜到不少邪教“全能神”物品。

 

種種跡象表明,該案很可能跟邪教有關!

 

▲嫌疑人家中繳獲的大量“全能神”邪教反宣品

 

鑒于案情重大,九江市局領導立即指派相關業務部門跟進此案。很快,九江市局成立專案組并趕赴共青城辦案現場,對嫌疑人進行審訊。幾天后,嫌疑人李勇終于交代……

 

原來,李勇是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的一名信徒。2月1日上午9點多,他接到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發來的指令,要求他去照顧已經病入膏肓的另一名“全能神”邪教信徒王明(化名,即死者,30歲,外來務工人員)。

 

接到指令的李勇立馬來到王明住處。推開門,里面的一幕讓他吃了一驚:只見王明彎著身子躺在床上,嘴巴爛了,大小便失禁,也沒有吃東西。

 

于是,李勇到廚房給王明煮了碗面,吃完后又打算給王明換換衣服,但王明死活不肯換,李勇就強行給他換了條褲子,之后扯過一條被子蓋在王明身上就回家了。

 

到中午時,李勇又來到王明住處,發現此時王明竟躺在地上,身邊到處都是屎和尿。李勇忍住惡臭,用拖把草草收拾了一下房間,又到面包店買了一點面包給王明吃。但王明不吃,李勇就回家了。

 

晚上,李勇再次來看王明,卻看到王明躺在了墻邊,身上也沒有蓋被子。李勇就拿兩床被子蓋在他身上,喂中午買的面包給他吃,但王明堅持不吃?吹酵趺鬟@個樣子,李勇也懶得多管,隨后便回家了。

 

到了2月2日早上5點多鐘,李勇放心不下,又去了王明住處。等他打開房門時,發現王明已躺在臥室的地面上,身下沒有墊被子,身上也沒有蓋被子。李勇走近一看,此時的王明已全身發黃,身體僵硬,早沒了呼吸。

 

“死了!”李勇嚇壞了!不知道該怎么辦,趕緊跑回家不斷“禱告”,祈求“全能神”能出現,好交代他該如何處理。

 

 

埋尸毀跡

全因邪教泯滅人性

 

 

 

在“禱告”一天無果后,2月3日一早,李勇出門,試圖找到那個給他傳達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指令的人。

 

經過反復尋找,李勇終于找到此人(化名老太),便告訴她王明已經死了。老太說她已知道了,會叫人來安排。

 

到了晚上7點來鐘,一名男子來到了李勇的家,該人就是前面提到的嫌疑人張強(化名)。

 

他們商量了許久,該如何處理掉王明的尸體,最后得出一致結論:由老太、李勇、張強一起把尸體運到荒山埋掉。

 

十多分鐘后,他們三人一起去了王明住處,把王明的尸體包裹起來,由李勇和張強兩人一起把尸體抬到樓下,放進一輛紅色電動三輪車里,并用蓬布蓋著。之后,老太、李勇、張強一同到共青城工業園,拐了幾個彎,在一條馬路邊上停了下來。

 

他們開始一起把裝有尸體的三輪車往山上推。到山邊時,李勇和張強將王明的尸體搬了下來,抬著尸體跟隨打著手電的老太又走了大約十多米,最后走到一個長約2米、寬約1米、深約1米的坑邊。

 

原來,白天的時候,張強和老太已經把這個坑挖好了。于是,李勇和張強一起把王明的尸體扔進坑里,隨后兩人輪流拿鐵鍬把四周的泥土進行回填。

 

讓李勇沒想到的是,他和張強等人鬼鬼祟祟的行動,已經引起了附近群眾的懷疑,并且撥打了報警電話。就這樣,當他們把王明的尸體草草掩埋好準備離開時,被聞警趕來的民警逮個正著。

 

▲犯罪嫌疑人李勇在審訊室內接受民警訊問

 

經尸檢,確定死者系急性肝炎致死,排除了他殺的可能。

 

經過警方深入調查,死者王明的情況也浮出水面。

 

王明,江西撫州籍人,九零后小伙,本來擁有一個幸福的家,上有勤勞善良的父母和大他幾歲的兄長,還有一個視他為己出的叔父。2009年,王明中專畢業后,叔父便帶他兄弟二人到九江做生意打拼,不料卻在2012年時經人介紹誤入“全能神”邪教,離開親人四處從事邪教活動。

 

更可悲的是,期間王明在該邪教組織里還染上了肝炎,但他在邪教思想的長期蠱惑下,一直不去醫院,而是愚昧地相信只要信奉“全能神”就可以治病,可以得到“拯救”,最終不幸在病痛中掙扎死去。

 

因長期受“全能神”邪教思想洗腦,在對李勇、張強二人進行審訊時,他們還一直認為自己是在做好事、善事。

 

“明明知道王明已經病重,為什么要放任他在家中直至死亡?為什么不立即把他送往醫院救治?哪怕是撥打120急救電話也行。”警察訊問道。

 

然而二人都低頭不語,想了半天,最后李勇說:“我們是‘全能神’的信徒,我們只聽‘神’的旨意,‘神’沒有叫我送他上醫院,我就不能將他送去醫院,‘神’能解救他。”

 

民警又問,你們這樣私自處置他人尸體,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干什么?李勇回答說:“我們和王明是‘教會’(指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)的弟兄姊妹,我是在掩埋他,我這是遵從‘神的旨意’。‘教會’發的‘指令’就是‘神的旨意’,我不用考慮太多。”

 

就這樣,一個本該擁有幸福生活的九零后,生命被草草畫上了句號。他所信奉的“全能神”,到最后一刻也沒有像宣揚的那樣解救他。而昔日邪教組織內對他表現的關懷備至的弟兄姊妹和所謂的“上級”,也只是漠視他的生命,在他死后急于挖坑埋尸滅跡,連最后的尊嚴都沒給他留下。而愛他的父母,更是連孩子最后一面都沒有見到。

 

邪教這等人性泯滅的行徑,草菅人命!

 

▲犯罪嫌疑人張強接受民警訊問時后悔痛哭

 

事實上,涉案的李勇和張強也同樣可悲。他們既是不斷拉人入邪教的害人者,也是受邪教蠱惑中毒頗深的受害者。

 

“全能神”邪教組織要求信徒必須放下親情一心向“神”。它將家人苦口婆心勸阻誤入歧途者不要再信“全能神”的行為稱作是“敵基督的阻擋”。為了從心理上更好地控制信徒,免受他人干擾,該組織還煽動信徒離家出走擺脫家庭,美其名曰這樣才能全身心地為“神”去“盡本分”。

 

李勇和張強因信“全能神”,家庭早已支離破碎,離異至今,甚至在邪教組織的教唆下視人命如草芥、視法律如無物,最終釀成悲劇,等待他們的將是法律的審判!

 

來源:中國反邪教         
發布時間:2020-03-07 10:20:41    瀏覽次數:3209
相關文章


 
  反全能神聯合會主要由民間各界人士自發組織,組織內成員主要有社會各界反邪教志愿者,也有“全能神”邪教受害者家屬。我組織主要工作為幫助受害者家屬挽回親人(受害者),盡全力挽救那些受傷害的家庭。經多年的實踐工作,我組織在對抗“全能神”和轉化受害者有豐富的經驗,也可提供一定的社會幫助。望社會各界愛心人士也可以幫助我們挽回更多的受害者,挽救更多破碎的家庭。
手機版 | 首  頁 | 關于我們 | 反邪動態 | 揭穿邪教 | 邪教危害 | 助你尋親 | 轉化方法 | 成功案例 | 海外之聲 | 科普反邪 | 圖書影像 | 留言舉報 | 聯系我們 | 手機版
QQ: 2512182164   微信:fanxiejiao789   E-mail:2512182164@qq.com  
部分內容來自網絡,如侵犯到您的權益,請聯系我們,我們將在5個工作日內處理
国产毛片和A片2020